<code id="a7hfy"></code>
      1. <acronym id="a7hfy"><wbr id="a7hfy"></wbr></acronym><tt id="a7hfy"><wbr id="a7hfy"></wbr></tt>

        <dl id="a7hfy"></dl>

        <input id="a7hfy"></input>

        <tt id="a7hfy"></tt>
        <output id="a7hfy"><pre id="a7hfy"></pre></output>
        <tt id="a7hfy"><pre id="a7hfy"></pre></tt>
      2. <code id="a7hfy"></code>
      3. <s id="a7hfy"></s>
        <var id="a7hfy"></var><code id="a7hfy"><object id="a7hfy"><noscript id="a7hfy"></noscript></object></code>
          <code id="a7hfy"></code>
          <nav id="a7hfy"></nav>

            參考消息

            阿方索·卡隆:“墨西哥三杰”怪才,電影行業的“藍領工人”

            2018-09-19 09:48:00 來源:參考消息網 作者:朱柒柒 責任編輯:朱萍妃

            核心提示:他血液中的墨西哥故鄉成了魂牽夢繞,揮之不去的文化印記。

            1文質彬彬
            墨西哥導演阿方索·卡隆

            參考消息網9月19日報道  阿方索·卡隆,這位來自墨西哥的導演有著花白的頭發,常戴著一副黑框眼鏡,顯得文質彬彬又斯文內斂,但言語間吐露著的西班牙語,又不乏獨特的屬于南美地區的熱情洋溢。如果你檢查他的履歷,會發現多重職務在身:從助理導演做起,編劇、拍攝、剪輯、制片、演員、導演無一不能。他擁有發展中國家——墨西哥的視角,又有發達國家——美國好萊塢的眼界,而看過他執導的電影你又發現風格無一不足,難以尋找其中的共同邏輯。

            他幽默地笑笑說,“當我拍完一部電影之后,我就再也不會去看它了。對我來說,它就像前妻。我們都互相付出了許多,我也愛她,但是之后保持距離,即使愛著也不會再見面了,一切都要往前看。”

            抹不掉的墨西哥血液

            2攝像機
            阿方索·卡隆從小愛擺弄攝像機

            但他血液中的墨西哥故鄉卻成了魂牽夢繞,揮之不去的文化印記。

            阿方索·卡隆出生于上世紀60年代,即使對電影院懷有極大的熱情,但墨西哥電影院的“黃金時代”卻已經隨風逝去——人們不再隆重地去電影院看一場電影。而兒時的印象,無疑也左右著他今后對于電影創作的方法論:囿于時代的隔閡感,他覺得墨西哥電影院有著破舊的鄉土感,沒有流行的法國或者美國電影院的氣質,視覺效果和技術層面本可以更為出色。

            之后他一直尋求在這兩方面不斷突破——令他聲名大噪的《地心引力》就是個絕佳的例子。

            與此同時,卡隆身處墨西哥“垮掉的一代”的余波,他直言當下的環境:“你無法干成任何事情”。而這種不安全感更貫穿了他的電影生涯。

            3藍領工人
            卡隆自稱為電影行業的“藍領工人”

            一方面是他一直自稱為電影行業的“藍領工人”。從12歲就開始擺弄照相機,每每溜進家附近的片場偷學手藝,從助理干起一點一滴積累,但卻一直堅守著終極目標——當導演,其中的艱辛自不必說。他坦言“我不會將這樣的工作路徑推薦給每個人,因為過程中常常伴有不安全感”。

            后來即便被邀請到好萊塢,他拍攝了第一部好萊塢電影《小公主》,對他質疑聲也沒有斷過。他回憶起來還心有余悸,“我去跟他們見面,但是沒有人中意我,制作人、編劇不喜歡我甚至反對我,片方抱怨為什么找這樣的一個導演”。

            另一方面是經濟上的捉襟見肘,20歲的時候他已經有了第一個孩子,因此雖然干著自己喜歡的電影工作,他卻形容道“像是帶著鐐銬跳舞”。形容自己接拍電影《遠大前程》的情景,他無奈地說“我破產了,我沒有錢,但我有小孩,我得找到一份工作。”因此在無奈和痛苦中,他拿著從未定形的劇本完成了工作,現今他仍對《遠大前程》的制作過程感到些許的羞愧,即使人們依舊認為這是才華橫溢的作品。

            好萊塢的搖擺與溯源

            4三杰
            墨西哥三杰,(左起)吉爾莫·德爾·托羅、阿方索·卡隆,桑德羅·岡薩雷斯

            質疑聲中尤為幸運的是,他也遇見了自己的墨西哥摯友——吉爾莫·德爾·托羅(電影《水形物語》導演),卡隆這段友誼頗為“心心相惜”。

            當時卡隆在墨西哥已經開始嶄露頭角,被稱為“有潛力”的人,而他聽說瓜達拉哈拉有個擅長做特效的怪胎,并同樣充滿“潛力”時,開始暗暗較勁。“挺嫉妒的”,卡隆說,“甚至我認識的所有朋友都與他共事過”。于是兩人不可避免地產生了交集。當卡隆在拍攝史蒂芬金的一個短篇故事時,發現托羅就在制作人的辦公室——他也參與了劇集。兩人發生了有趣的化學反應——互懟互吹,托羅對著卡隆說“你干得不錯”,卡隆回答“哥們,你也不賴”,他們后續聊起史蒂芬金的故事多么奇妙,而且互相吐槽對方的翻拍卻往往能糟糕透頂。

            他們是老鄉且意氣相投,年齡相仿,而后他們連同亞利桑德羅·岡薩雷斯(電影《巴別塔》《鳥人》導演)在好萊塢大展拳腳,并成為“墨西哥三杰”,斬獲了奧斯卡、金獅獎等一系列高含金量獎項。他們三人甚至成為一種人人稱羨的文化現象。

            5哈利波特
            卡隆在電影《哈利·波特與阿茲卡班的囚徒》拍攝現場

            雖然在好萊塢他鄉遇故知,但拍攝上卻并非沒有波折,卡隆依靠自己才華橫溢的導演實力,接連執導了一系列奇幻電影,譬如《小公主》和《哈利·波特與阿茲卡班的囚徒》,但他也一度陷入了混亂:好萊塢與墨西哥的制作手法不同,工業化方式不一樣,因此他也疑惑于該拍攝什么樣的電影才是正確的——他直言自己的“藍領地位”受到了挑戰:好萊塢方面認為阿方索·卡隆應該專心做一名導演,編劇或是制作人不應該是他染指的部分,在這些方面他似乎指指點點,儼然是一名“入侵者”。

            他左右搖擺,也消耗了自己的自信心,無奈之下他用最原始的方式自救——卡隆去錄像店買了25部電影盤,希望能找到當年對電影的信仰。在看這些電影時,他也是矛盾的,既感動又“不安”,這也讓他下定決心追本溯源,毅然回到家鄉拍了墨西哥公路片《你媽媽也一樣》,他表達說“成為編劇后我又開心了”。要知道,去了好萊塢之后他一直住在紐約,未曾回鄉——

            6地心引力
            卡隆在《地心引力》中引用16分鐘長鏡頭

            他對電影的心思也開始追溯回在墨西哥時的“初心”——塑造一種新的電影技術語言。因此,即使風格再眼花繚亂,在他的作品中你總能發現卡隆偏愛的鏡頭風格——用靜止的廣角攝像機拍攝物體。在《地心引力》之前,他最長的鏡頭是《人類之子》——長達到9分鐘,而《地心引力》中更是提高到了16分鐘。

            在被問及為何偏愛長鏡頭的原因時,卡隆表述道“給予限制是一種創造性的過程,作為觀眾你常常跟著主角的視角而不會輕易超越他的認知。雖然長鏡頭讓人有些沮喪,但也因為觀眾無法全知全能,于是當有限視角一直持續的時候,觀眾會融入并且相信講述的故事。長鏡頭賦予了故事的所有可能性。”

            最私人電影《羅馬》

            7羅馬
            阿方索·卡隆在拍攝電影《羅馬》片場

            遵循著卡隆“追本溯源”的邏輯,在《地心引力》推出4年之后,《羅馬》的誕生就顯得不那么出人意料了。卡隆將《羅馬》定義為自己導演生涯中“最重要的一部電影”,它表達了“自己從影以來一直想要傳達,但卻一直難以呈現的復雜又精準的情緒。”

            技術上,《羅馬》全片畫面采用70mm膠片拍攝,全黑白畫面配合抓耳聲效使得日常的生活場景渲染力十足。而內容上,這也是阿方索·卡隆從影以來最私人的電影,講述他出生長大的故鄉科洛尼亞羅馬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卡隆說,“電影《羅馬》中的角色都是真實存在的,是我所深愛著的人。”在拍攝過程中,他不斷向內尋找素材,90%的場景根據以往的記憶來搭建,他回到墨西哥城,甚至重返事件發生的地方,不斷地進入記憶的迷宮,與以往的人物進行對話,來不斷激發自己創作的靈感。

            8金獅獎
            阿方索·卡隆斬獲2018年第75屆威尼斯金獅獎

            他表達道:“我想通過《羅馬》捕捉50年前我經歷的一些事情。它是對墨西哥這個等級森嚴的社會的一次探索,階級、種族這些問題至今仍錯綜復雜地交織在一起。它也是為一位女人所畫的肖像畫,這個女人撫養我長大,她給予我的愛超越時間、空間和記憶。”十分令人動容。而這無與倫比的私人影像《羅馬》,也使得阿方索·卡隆斬獲了2018年第75屆威尼斯電影節最佳電影——金獅獎。

            對于《羅馬》他十分珍惜,也因此格外謹慎。

            阿方索·卡隆承認傳統的院線放映手段讓他“擔心”,因為《羅馬》是一部黑白片,不僅說著西班牙語,甚至演員都不知名。因此,他希望采用更為激進的發行方式,而恰巧奈飛拋出了橄欖枝,于是他決定采用網絡發行的方式。這一勇敢的一步,也使得他立場堅定地放棄了2018年戛納主競賽單元金棕櫚獎的角逐。

            戛納的選片主席福茂曾一直據以力爭,而最終頗為遺憾。

            但卡隆有自己的看法,分外堅定——“不考慮商業上的成本與票房問題,我必須讓《羅馬》被盡可能多的觀眾看到,確保在線足夠長的時間。”(文/朱柒柒)

            凡注明“來源:參考消息網”的所有作品,未經本網授權,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。

            精品推薦

            排行榜

            1. 1在華外國人講述“中國奇跡”:發展節奏令人瘋
            2. 2能否對美發起破壞性打擊?俄媒猜測中國核力量
            3. 3金參考|美國正用這個手段吸引全球財富 中國
            4. 4中美相互加征關稅進入第二輪 美專家:對中間
            5. 5瑙魯不認中國外交護照引憤怒 南太島國峰會凸
            6. 6外媒評述:中方果斷回擊美第二輪加征關稅
            7. 7美科技巨頭為阻下一輪對華關稅多方奔走 怕的
            8. 8外媒:中美經貿談判未破爭端僵局 遏制與反遏
            9. 9日媒:美挑起對華貿易戰 摧毀了這個鏈條……
            10. 10境外媒體:新型殲-20換裝渦扇-15發動機 將于
           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今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