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"a7hfy"></code>
      1. <acronym id="a7hfy"><wbr id="a7hfy"></wbr></acronym><tt id="a7hfy"><wbr id="a7hfy"></wbr></tt>

        <dl id="a7hfy"></dl>

        <input id="a7hfy"></input>

        <tt id="a7hfy"></tt>
        <output id="a7hfy"><pre id="a7hfy"></pre></output>
        <tt id="a7hfy"><pre id="a7hfy"></pre></tt>
      2. <code id="a7hfy"></code>
      3. <s id="a7hfy"></s>
        <var id="a7hfy"></var><code id="a7hfy"><object id="a7hfy"><noscript id="a7hfy"></noscript></object></code>
          <code id="a7hfy"></code>
          <nav id="a7hfy"></nav>

            參考消息

            陸天明:熱血知青與反腐斗士自述——文藝作品應該從心里“冒”出來

            2018-09-04 14:47:00 來源:參考消息網 作者:朱柒柒 責任編輯:朱萍妃

            核心提示:陸天明堅持不參與應酬和夜生活,他說“我要不斷地寫,得保持體力,分分鐘都不能懈怠”。

            1頭腦靈活精力充沛
            陸天明頭腦靈活精力充沛

            參考消息網9月4日報道  參考文化記者采訪陸天明時,雖然他已75歲高齡,卻依舊神采奕奕,聲音也是中氣十足,不見任何老態的跡象,反而頭腦靈活精力充沛,談到高興處還時不時爽朗大笑。

            他保持健康平衡的作息,每日晚上10點前睡覺,早上5、6點鐘必起床。雖然住在繁華的CBD區,卻堅持不參與應酬和夜生活,他說“我要不斷地寫,得保持體力,分分鐘都不能懈怠”。

            他甚至看金庸作品《雪山飛狐》入了坑,卻極有克制力地保持著分寸,即使是最早的一批互聯網網民,也堅持不沾電腦游戲,只玩過最基礎的俄羅斯方塊。在他看來,休閑不能耽誤了正經事。在他的客廳,擺放著有好幾面的書柜,懸掛著書法作品——這一如他向來的哲學理念:寧靜致遠。

            15年熱血知青,絲毫不悔

            2知青
            陸天明年輕時度過了15年的知青時光,仍常常懷念。

            陸天明有著極其不同尋常的青春時光——高一時洋溢著革命熱血,毅然注銷上海戶籍,投入18年上山下鄉的知青生活。在安徽的農民家,他苦的緊,活干得累,每天的伙食只有兩碗粥,也累垮了身體,甚至到吐血。組織看不過,三年之后將他調回了上海。

            可陸天明養好病之后又不安分了。他像是彌補般地,跑到更遠的新疆火焰山——沒錯,小說《西游記》中孫悟空西天取經的蠻荒地方。有多偏僻?需要先坐沒有臥鋪的火車五天五夜到烏魯木齊,再往西240公里,才到了他所在的農場。

            這次條件更惡劣,他回憶道:“這群從上海來的15個男生,住的是半地窩子,還沒有我客廳這么大(大概15平方米),全睡在鋪著麥草的地上”,甚至 “周圍五六公里路都沒有電,晚上漆黑一片”的。休息不好活干得也累,一屋人即使早上敲鐘也爬不起來,連長也挺狠“敲20下不管用就敲一兩百下”,作為班長的陸天明甚至會去掀被窩。

            他回憶往事,挖掘出諸多細節:98%的糧食都是玉米面,而玉米面普遍發潮,蒸出來的饃饃發黑發苦。剩下2%就是每個月僅有的4張白面饃票,“就像你們現在的吃燕窩喝魚翅湯一樣”,他如此形容白面的珍貴。即使如此有限,也往往吃不上,要優先照顧病號。由于有時半年只發三兩油,為了省著用,炒菜就用菜葉子沾著淺淺一抹來解饞。

            他的情緒被代入到那個熱火朝天的歲月,又不忘調侃說:“當年為什么這么熱血沸騰,你們現在看來是不是很可笑?”。

            但是陸天明又滿懷深情,“不是說我們多么高尚,是時代訓練出了我們,是血液里的東西。我們都是看《鋼鐵是怎么煉成的》和《牛虻》長大的,即使現在回憶起來也很寶貴,最初的幾年條件最艱苦,但反而是最開心堅定的”。

            3拷問
            作家陸天明有拷問的勇氣

            后來受邀請調到北京作編劇,陸天明還考慮了一周,犯著嘀咕“離開火熱的斗爭生活,會不會走向修正主義?毛主席號召要在火熱斗爭生活里和工農兵在一起,我會不會變?”

            這樣的良心叩問不少,這也反映在他的作品中。不管話題多么尖銳,都堅持發聲。他不會忘記被當地百姓詰問的那一幕:“你們可以選擇回到城市了,但我們就不是人了嗎?我們就活該祖祖輩輩地待下去嗎?”

            陸天明啞口無言,頗為震動,據此藍本創作了話劇《揚帆萬里》,這在新疆引起了轟動。而難能可貴的是,陸天明敢冒“天下之大不韙”的勇氣一如既往。

            反腐創作:心驚肉跳又柳暗花明

            4反腐小說聞名
            以反腐小說聞名的作家陸天明

            寫作的文學夢想一直深埋在陸天明心中,他甚至12歲就發表了詩歌,這種自然的熱愛像從娘胎里帶來一樣。緣何而起?陸天明自己也表示神奇,并沒有任何征兆,不過他向參考文化訴說了一個有趣的巧合:整理父親遺物時,他從一個破舊的小盒子里發現了父親從上海逃難到昆明的手稿,原來在父親19、20歲的時候,一路上就寫了詩歌、散文、小說并發表在昆明的報紙上。

            震驚之余,陸天明感慨于在世時,作為父子竟然從未交流過文學。

            對于文學,陸天明也有著自己的“執念”:文藝作品應該是從心里“冒”出來的,作家并非不能強調自我,但基礎是對生活的理解,更應該背負一定的社會責任。“要不然大家為什么要崇拜你們作家呢?”陸天明表達道。

            5陸天明反腐小說系列
            陸天明反腐小說系列,反映出對社會的責任感。

            他無疑是以身作則的,《蒼天在上》、《省委書記》、《大雪無痕》、《高緯度戰栗》這幾本反腐小說的問世都曾面臨過幾天幾夜的波折,用陸天明自己的話說“反復坎坷、要死要活”,他形容這些作品就像個個難產下來的孩子,他也曾被折騰的夜不能寐、無所適從。

            陸天明在小說中傾訴了自己深沉的反思與憂慮:歷朝歷代都有腐敗現象。腐敗是如何產生的,怎樣才能反腐?《蒼天在上》發出了震耳欲聾的一聲吶喊。

            而在《省委書記》和《大雪無痕》中,他投入了新思考,以往認為“腐敗分子都是壞人”,但在陸天明挖掘看來,“有轉變的過程”,他分析道“畢竟被提拔的都是大學畢業生,政治上比較過硬,剛開始無疑都是能干、有作為才提拔起來的。”

            他創作深度不止于此,“當官會面臨誘惑太大,而如果沒有人民的監督往往會造成‘永遠正確,可以為所欲為’的幻覺。”正如2005年小說《高緯度戰栗》中反映的,是什么為腐敗推波助瀾,它滋生的溫床什么?

            創作中,陸天明堅持的重要技巧就是到生活第一線去體驗。

            6蒼天在上海報
            電視劇《蒼天在上》海報

            他感嘆道“當初的作品(1995年電視劇作品《蒼天在上》)與2017年《人民的名義》相隔幾十年,那時候沒人敢寫。”更何況還要在中央電視臺播出,得到中央媒體的認可無疑是難上加難——但心血并沒有白費:作品終于在全國引發轟動效應。

            《蒼天在上》電視劇播放從20:05—20:45,片尾曲一結束,大概從20:50到24:00,陸天明家里的電話會接連不斷地響。

            他耐心地一個個接,來電者既有之前失去聯系的朋友、同學和親戚,也有陌生人。“不止是吹捧,他們認真跟你談對這一集的看法”。觀眾也寫來一麻袋又一麻袋的信件,陸天明十分感動。他記得,甚至還有觀眾原本有輕生想法,但在看完劇后卻最終轉變。

            陸天明這樣形容文學帶來的巨大回饋:“振奮又美好。”這些經歷,也無疑影響了他對兒子陸川的教育之道。

            創作需要自我,但不能對生活蒼白

            7陸川在拍攝現場
            陸天明和陸川在《南京!南京!》拍攝現場

            陸天明的兒子陸川,作為第六代導演已有《尋槍》《南京!南京!》《可可西里》等代表作,其作品見地頗具深度,總能構建出一條有別以往的文化價值之路。

            在被問到教育之道時,陸天明謙虛地笑笑,“沒有什么特殊教育,自由發展”,但這決不意味著放養。他知道年輕人都會經歷青春期,帶有“小孩的牛勁”,容易因為對社會的不了解而發生大碰撞。所以他的策略是:“一般問題就不要管他了,關鍵時期到來時要摁得住”。

            此刻,在參考文化記者面前,是一位硬氣又威嚴的父親形象。

            陸天明提到,陸川在考大學填寫志愿時,就希望填報電影學院,成為一名導演——“無疑這是危險的,對社會生活理解的蒼白,會導致文藝作品傾訴主題的匱乏”,在陸天明看來,雖然自己沒有上過大學,“但是上了幾十年被稱為‘社會’的大學,所以一生都有話要說”。此后,陸川在部隊鍛煉多年,又在考研究生時報考電影學院,這次陸天明點點頭,不再有任何反對。

            在陸天明看來,“創作上要完全的自由和自我”,他從不干涉陸川。他承認父子之間必然有代溝,所以即使討論都是融洽從不傷害感情,他強調“從來不用自己的政治觀點去壓制對方”。陸川掛在嘴邊的話也往往是“爸爸很勤奮”,他曾寫文章《30歲以后我才懂得了父愛》,對此陸天明很欣慰,也很感動,他慶幸于父子情是“不是只給你錢的那種孝順,而說一有疑難問題,立馬會找到我”。

            8有話要說
            陸天明創作了《中國三部曲》,因為仍然有話要說。

            時至今日,陸天明仍舊奮筆疾書,創作《中國三部曲》,其中第一部《幸存者》已經完成,“但自己還有話想說”。一方面,他欣喜于網絡使得文學更“容易”了,他感嘆道:“當初每一個業余作家走上發表小說的道路,第一步都特別難,也許(成功率)只有千分之一,萬分之一甚至十萬分之一。”

            但另一方面他也認為:“現在的文學市場是虛胖的,文藝有消遣娛樂功能,這沒有錯,但大家過度強調自我了,以至于90%網絡文學都不入流。”在他心目中,“文學應該反映整個國家和民族的需求,視野更不應該狹窄”。

            在訪談最后,他又提到了自己正在寫作的《中國三部曲》。他頗有深意地說:“一定要相信中國曾經有這樣的人存在過,人不一定是現在看到的那樣。”(文/朱柒柒)

            凡注明“來源:參考消息網”的所有作品,未經本網授權,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。

            精品推薦

            排行榜

            1. 1在華外國人講述“中國奇跡”:發展節奏令人瘋
            2. 2沒有美國又如何?外媒:幾乎所有國家都在無視
            3. 3美對華貿易戰走入死胡同 外媒:特朗普或破罐
            4. 4出海記|中國企業自主研發的內存芯片亮相美國
            5. 5境外媒體關注中國“綠色奇跡”:數十年治沙植
            6. 6歐盟通過新法對抗美對伊制裁 外媒:考慮中國
            7. 7外媒:美方就中美貿易磋商“漫天要價”
            8. 8能否對美發起破壞性打擊?俄媒猜測中國核力量
            9. 9中國自信回擊美貿易挑釁 外媒:美勿低估中國
            10. 10新媒:杜特爾特稱有意辭職 屬意已故前總統馬
           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今天